斯坦尼斯拉斯广场

法国南锡:迁居者的艺术杰作(组图)

南锡是法国东北的一座城市,如果按照字面来看,城市名Nancy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孩名字。可不知是何缘故,这么美丽的名字在中文里却被翻译成了冰冷的金属。走访南锡过后,我得到了自己的答案:这座城市的艺术成就,离不开金属的画龙点睛。

南锡城不大,基本是围绕斯坦尼斯拉斯广场而建。乍一听斯坦尼斯拉斯这个名字,我还以为是个叱咤风云的一方霸主,或是个才华横溢的作家。结果,听说他只是一个从波兰流亡至此的大公,女儿嫁了路易十五,依仗这个老丈人的身份,在南锡过起了无为而治的日子。

政治上的清闲,给斯坦尼斯拉斯腾出了艺术上的时间。他大兴土木,使南锡在短短时间内由一个偏远小城,一跃而成为法国东北部的文化重镇。他在市中心兴建了一座小型凯旋门,向远在巴黎的女婿致敬。凯旋门两侧是两座广场——斯坦尼斯拉斯广场和卡里埃勒广场。尤其是斯坦尼斯拉斯广场四周的黑金相缀的锻铁门,堪称那个时代南锡的象征。

于1755年建成的斯坦尼斯拉斯广场如今被歌剧院、美术馆、咖啡馆所环绕,连接这些建筑的锻铁门则是由著名的建筑师让·拉穆尔设计。与大多数法国建筑不同,这些门不是哥特式的冷峻肃穆,而是巴洛克的风格,繁复华丽,极尽能工巧匠之能事。铁门黑底镶金,尽显皇家之奢华。门前方有以希腊神话为主题的温泉,如甘甜的葡萄美酒,滋润人们的生活。

广场中央是一座高大的人物雕像。据说在“法国大革命”之前,这里站立的本是路易十五。革命后,人们推掉了象征独裁皇权的雕像,换上了斯坦尼斯拉斯本人的塑像。看来,无为而治和艺术贡献,比权力和独裁更值得人们去纪念和回忆。如今,每天下午茶时分,广场上便热闹非凡,雕像下、喷泉下、咖啡馆前,都有游人和当地人嬉笑漫谈的身影,昔日的王家广场,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肃穆,却因锻铁门的存在,依旧典雅。

斯坦尼斯拉斯之后,南锡的艺术生命非但没有停止,反而越发蓬勃。20世纪初,一批艺术家云集这里,以“新艺术”的名义创立了南锡学派,使这座城市第一次具有了世界性的影响力。彼时,西方工业革命浪潮渐入高峰,艺术领域也不得不正视工业发展对社会生活的深刻影响。“新艺术”运动努力探寻一条将艺术与工业相结合的路径,他们认为,自然与科技并不是相对立的两个领域,而是可以结合的。在这样的理念下,南锡城内开始有了大量自然主题的建筑、雕塑、装饰。建筑物的地板、天花板、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itukampu.com/,斯坦尼斯拉斯窗棂之上,点缀着花草昆虫形式的作品。

最突出的艺术表达,是门窗的铁质栏杆,它们不再只直挺挺地矗立在那里防贼,斯坦尼斯拉斯而是被弯曲成特定植物或是昆虫形状,被涂染上以蓝绿为主的色彩,放眼望去,满城尽是金属制作的大自然。比如,1908年建成的南锡工商总会的大门,便由墨绿色的铁制栏杆做成枝叶藤蔓状,配以似树枝伸展弯曲的天篷,与白色石砖搭配起来,呈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艺术追求。有的建筑甚至开始采用大教堂才有的彩色玻璃,只不过,玻璃上的绘画并非宗教传奇,而是在讲述工业革命的故事。

著名的Excelsior餐厅是新艺术运动的集大成之地,不少艺术家都为这座建筑的装潢付出了心血,从门窗装饰,到吊灯、地板,整座餐厅宛如一座新艺术运动的百科大全。甚至就连厕所,也秉承一贯的艺术风格,在地板与墙面上下了不小工夫。

对许多中国人来说,除了巴黎之外,法国最著名的地理名词不是马赛,也不是里昂,而是阿尔萨斯和洛林。都德的《最后一课》在某种意义上为我们普及了法国地理知识,也让我在访问洛林的首府南锡的时候,充满了好奇心。但法国朋友告诉我,德国占领区恰恰到了南锡以北而截止。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才会有大量的法国文化艺术分子从德统区逃离至此,从而开辟了南锡的艺术盛世。

回头看看,无论是斯坦尼斯拉斯,还是新艺术运动的参与者,都是由于各种历史原因而迁居南锡,他们在政治上的失意反而换来了艺术上的得意。南锡似乎也被这样的人生故事赋予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,如其中文译名一样,以看似生硬冰冷的金属,锻造出独具艺术韵律的光芒。

住:南锡酒店众多,价格约为100欧元/晚。如果想体验一下当年的皇家宫殿,斯坦尼斯拉斯广场也可选择入住斯坦尼斯拉斯广场中央的Grand Hotel de la Reine,约250欧元/晚。

游:游客服务中心位于市中心,内有免费游览图。主要景点均分布在斯坦尼斯拉斯广场周边。步行游南锡,三四个小时可转遍全城。

吃:路边咖啡馆和餐厅可品味洛林美食,比如腌肉派Quiche Lorraine。燕海鸣文并摄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