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雅得新月俱乐部

告别国安队签约利雅得新月队“索9”加盟沙特足坛豪门

北京时间昨天,沙特阿拉伯足球豪门利雅得新月俱乐部官方宣布,与此前效力于北京中赫国安队的西班牙前锋索里亚诺签约至2020年夏天。如此一来,作为国安队史效率最高的射手,“索9”正式找到新东家。

2017年初,国安俱乐部以约1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引进索里亚诺,后者彼时也成为国安队史上身价最高的球员。所谓“一分钱一分货”,索里亚诺登陆中超的首个赛季发挥出色,打入16个进球,尤其是在2017年7月国安主场2比0完胜广州恒大队时,他包办了球队的两个进球。

本赛季,随着巴坎布、比埃拉等新援到来,索里亚诺沦为替补。但纵观全年,他在仅有的12次登场中攻入9球,其中包括足协杯1/16决赛、1/8决赛和1/4决赛接连破门,帮助国安队淘汰上海申鑫队、天津泰达队和上海上港队,为球队最终夺冠贡献了力量。

代表国安队征战的两个赛季,索里亚诺出场36次,打进31球,苏尔曼效率极高。尽管身材不高,身体也不算硬朗,但他经常凭借敏锐的嗅觉和精湛的射门技术完成最后一击,给队友和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,国安俱乐部高层也充分肯定其能力。

身披9号球衣的索里亚诺被京城球迷亲切地称为“索9”。本赛季结束后,尽管未能与国安续约,但他坦言,这两年在北京生活得很愉快,“进球、赢球,我觉得自己在球场上十分成功,最后随队拿到足协杯冠军则是额外的奖赏。”

昨天,“索9”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签约新东家的消息。截至今晨,这条动态获得了包括于大宝、奥古斯托等国安球员在内的近2.4万人点赞,评论数也超过1万条。巴坎布用西班牙语写道:“祝你好运!”

效力国安队期间,索里亚诺和教练、队友、球迷保持着良好的关系。他曾与主帅施密特在奥地利萨尔茨堡红牛队合作过,尽管相互之间竞争激烈,他与其他外援也相处得很融洽。“索9”表示,“大家都可以用西班牙语沟通,感觉很亲切。我非常欣赏奥古斯托和比埃拉,巴坎布也是高水平球员,利雅得新月俱乐部跟他们一起踢球是特别难得的经历。”

本月初,参加完国安俱乐部赛季总结会后,索里亚诺踏上了从北京飞往西班牙的航班。当时大批球迷连夜到机场送行,让“索9”连称感动,他说:“你们是我遇到过的最热情、最棒的球迷,谢谢大家!”

据沙特媒体报道,此番利雅得新月向33岁的索里亚诺提供了一份高额报价,使得后者“无法拒绝”。而该俱乐部的另一个名字是中国球迷熟悉的“阿尔希拉尔”,它不仅是沙特联赛的传统劲旅,也是洲际大赛的常客,曾两夺亚洲俱乐部锦标赛(亚冠前身)冠军。下赛季,索里亚诺将代表利雅得新月队参加亚冠。

与“索9”相似,过去几年从国安队离开的外援往往能觅得不错的“下家”。2015年末,巴塔拉、德扬分别重返老东家土耳其布尔萨体育、韩国首尔FC,河大成则转会至日本东京FC,他们在土超、K联赛和J联赛都展示出不俗的状态。2017年夏,伊尔马兹加盟土耳其特拉布宗体育队,此后一度领跑土超射手榜;年末,拉尔夫重回巴西科林蒂安队,随后他在巴甲赛场的表现也可圈可点。

实事上,随着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近几年加大投入,球队外援配置不断升级。近期,国安已经着手针对2019赛季的引援工作,伴随着“索9”离队,考虑到新赛季亚冠和中超双线作战,不能完全指望巴坎布一人,因此国安的引援目标基本锁定为强力中锋,相当于“加强版的伊尔马兹”。

另据记者了解,虽然下赛季中超是否会恢复“3+1”的外援政策尚无定论,但国安倾向于转入一名亚洲外援,此前俱乐部已与本赛季效力于韩国全北现代队并入围K联赛最佳阵容的后卫金玟哉有过接触,相关谈判也进展得较为顺利。金玟哉若能转会来京,无疑将有力弥补国安队后防线的漏洞和短板。加上全北队功勋主帅崔康熙已确定转投天津权健,该队的整体实力将受到一定影响。作为明年亚冠的同组对手,国安队在与全北队的对抗中或许不落下风。

购房者拥有养老房95%的产权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itukampu.com/,苏尔曼除了适老化的硬件设施,老人还可享受由预防、医疗、护理、康复、营养等经验丰富的专业医护人员提供的健康管理服务……在国内首个集中式居家养老社区试点项目——双桥恭和家园试点一周年之际,记者探访了这里。

利雅得新月问鼎亚冠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itukampu.com/,苏尔曼

■曾代表广州富力征战亚冠的韩国后卫张贤秀(右),这次随利雅得新月品尝了亚冠冠军的滋味。视觉中国/图

北京时间前天晚上,在2019赛季亚洲冠军联赛决赛次回合的比赛中,浦和红钻在主场0∶2负于利雅得新月,遭遇主客双杀,利雅得新月最终以总比分3∶0赢得冠军。对利雅得新月来说,不仅一雪两年前亚冠决赛被浦和绝杀的一箭之仇,也解了西亚足球连续7年无缘冠军的七年之痒。

这是利雅得新月第三次获得亚冠冠军,1991年和2000年,新月曾问鼎亚俱杯(亚冠前身)。在亚冠改制之后,新月曾在2014年和2017年两次杀入亚冠决赛,可惜2014年输给了西悉尼流浪者(澳)、2017年输给了浦和红钻。

两年前的亚冠决赛中,新月在首回合主场1∶1战平浦和,次回合客场再战,新月在第87分钟被浦和绝杀,当时为浦和打进绝杀的拉斐尔·席尔瓦,他现在效力于中超球队武汉卓尔。那场比赛,除了浦和前锋席尔瓦的狂喜被人铭记,新月边锋赫里宾的落泪也让人难忘。4年里两次输掉决赛,沙特乃至整个西亚媒体都认为,如今亚洲足坛的重心已经从西亚正式转向东亚。

2017年,浦和红钻问鼎亚冠;2018年,鹿岛鹿角登顶亚洲。J联盟看到了日本球队亚冠三连冠的机会。赛季初,J联盟专门照会亚冠参赛球队,希望这些球队能够再接再厉,实现J联盟亚冠三连冠的目标。浦和的确无限接近完成目标,尤其是在半决赛淘汰广州恒大之后,浦和主帅大槻毅表示球队有能力再次拿到亚冠冠军。

面对两年前的“手下败将”,浦和却没能展现出比两年前更好的状态。首回合在利雅得,浦和0∶1败北;次回合回到主场,浦和0∶2告负。决赛被主客双杀,而且场面上完全处于下风,大槻毅终于心服口服。“我们什么都没做到,这就是如今的浦和,今天这场败仗得铭记于心。”大槻毅说。

新月登顶多少让舆论感到有些意外,毕竟西亚球队已经在亚冠中当了多年配角。上一次由西亚球队夺冠还要追溯到2011年,当时,卡塔尔球队萨德在决赛中战胜了全北现代(韩)。此后7年,夺冠的球队分别是蔚山现代、广州恒大(两次)、西悉尼流浪者、全北现代、浦和红钻、鹿岛鹿角,都是东亚区球队笑到了最后。

这是新月6年里第三次打进亚冠决赛,在报了两年前一箭之仇的同时,新月也解了西亚球队无缘冠军的七年之痒。事实上,对沙特阿拉伯足球来说,这也是自信心的提升。自2005年,吉达联拿到亚冠冠军之后,此后的14年里,吉达联、吉达国民和利雅得新月加在一起有打进过4次决赛,可惜全部铩羽而归。

此次再战亚冠决赛,新月可谓做足了准备。除了提前包机到日本备战,还给参加国家队比赛的球员放假,让队员们直接到日本报到,就是为了让球员可以有充分的休息时间。新月在备战中的细致让日本国家队主帅森保一也不禁叹服,他说:“亚洲对手们实力同样在不断进步之中,无论是俱乐部和国家队比赛我都深刻感受到,所以我们得加倍努力比亚洲对手们进步得更快才行。”

随着新月夺冠,本年度各大洲的冠军全部出炉,下个月的卡塔尔世俱杯的赛程也正式确定。根据赛程安排,新月在世俱杯首战中将交手非洲冠军突尼斯希望。

在国内很多媒体中,今年的亚冠冠军是“阿尔希拉尔”。其实,这并非媒体写错,因为利雅得新月的拉丁拼写就是“Al Hilal”,希拉尔就是这个名字的音译版译名。只不过,西亚、北非球队的名字过于相似,译名音译的话很难区分清楚谁是谁。

事实上,希拉尔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就是新月,而沙特的希拉尔队主场在利雅得,因此被翻译为“利雅得新月”更好;巴勒斯坦的希拉尔队主场在耶路撒冷,因此最好翻译为“耶路撒冷新月”。类似的情况还有阿尔阿赫利(Al Ahli),阿赫利的意思是“国民”,所以主场在吉达的就是“吉达国民”、主场在迪拜的就是“迪拜国民”、主场在开罗的就是“开罗国民”。这种“国民”队,在西亚和北非不少于10支,如果都粗暴地翻译为“阿赫利”,球迷必然会一头雾水。

除了“阿赫利”与“希拉尔”,叫“伊蒂哈德”的球队也很多,在阿拉伯半岛,至少也有10支伊蒂哈德。“伊蒂哈德”的意思为“团结”“统一”或者“联合”。比如阿联酋的伊蒂哈德,主场在卡尔巴,那么名字就应该是“卡尔巴团结”或者“卡尔巴统一”;沙特阿拉伯的伊蒂哈德,主场在吉达,名字应该是“吉达团结”或者“吉达统一”。利雅得新月俱乐部不过,按照欧洲足坛“××联”的译名习惯,显然是被翻译为“卡尔巴联”和“吉达联”更到位。

采用音译名字,其实本身无可厚非,问题在于这些西亚球队太缺乏创意,导致重名率极高,不容易被分辨出身份,反而容易造成西亚足坛“寡头垄断”的误会。在这种情况下,名字采用意译不仅好理解、易分辨,也便于被记住。当然,也不是要求所有名字都要意译,比如球队就是以地名为队名时,如萨德、艾因,那么直接就称之为“萨德队”“艾因队”就好了。

■曾代表广州富力征战亚冠的韩国后卫张贤秀(右),这次随利雅得新月品尝了亚冠冠军的滋味。视觉中国/图

北京时间前天晚上,在2019赛季亚洲冠军联赛决赛次回合的比赛中,浦和红钻在主场0∶2负于利雅得新月,遭遇主客双杀,利雅得新月最终以总比分3∶0赢得冠军。对利雅得新月来说,不仅一雪两年前亚冠决赛被浦和绝杀的一箭之仇,也解了西亚足球连续7年无缘冠军的七年之痒。

这是利雅得新月第三次获得亚冠冠军,1991年和2000年,新月曾问鼎亚俱杯(亚冠前身)。在亚冠改制之后,新月曾在2014年和2017年两次杀入亚冠决赛,可惜2014年输给了西悉尼流浪者(澳)、2017年输给了浦和红钻。

两年前的亚冠决赛中,新月在首回合主场1∶1战平浦和,次回合客场再战,新月在第87分钟被浦和绝杀,当时为浦和打进绝杀的拉斐尔·席尔瓦,他现在效力于中超球队武汉卓尔。那场比赛,除了浦和前锋席尔瓦的狂喜被人铭记,新月边锋赫里宾的落泪也让人难忘。4年里两次输掉决赛,沙特乃至整个西亚媒体都认为,如今亚洲足坛的重心已经从西亚正式转向东亚。

2017年,浦和红钻问鼎亚冠;2018年,鹿岛鹿角登顶亚洲。J联盟看到了日本球队亚冠三连冠的机会。赛季初,J联盟专门照会亚冠参赛球队,希望这些球队能够再接再厉,实现J联盟亚冠三连冠的目标。浦和的确无限接近完成目标,尤其是在半决赛淘汰广州恒大之后,浦和主帅大槻毅表示球队有能力再次拿到亚冠冠军。

面对两年前的“手下败将”,浦和却没能展现出比两年前更好的状态。首回合在利雅得,浦和0∶1败北;次回合回到主场,浦和0∶2告负。决赛被主客双杀,而且场面上完全处于下风,大槻毅终于心服口服。“我们什么都没做到,这就是如今的浦和,今天这场败仗得铭记于心。”大槻毅说。

新月登顶多少让舆论感到有些意外,毕竟西亚球队已经在亚冠中当了多年配角。上一次由西亚球队夺冠还要追溯到2011年,当时,卡塔尔球队萨德在决赛中战胜了全北现代(韩)。此后7年,夺冠的球队分别是蔚山现代、广州恒大(两次)、西悉尼流浪者、全北现代、浦和红钻、鹿岛鹿角,都是东亚区球队笑到了最后。

这是新月6年里第三次打进亚冠决赛,在报了两年前一箭之仇的同时,新月也解了西亚球队无缘冠军的七年之痒。事实上,对沙特阿拉伯足球来说,这也是自信心的提升。自2005年,吉达联拿到亚冠冠军之后,此后的14年里,吉达联、吉达国民和利雅得新月加在一起有打进过4次决赛,可惜全部铩羽而归。

此次再战亚冠决赛,新月可谓做足了准备。除了提前包机到日本备战,还给参加国家队比赛的球员放假,让队员们直接到日本报到,就是为了让球员可以有充分的休息时间。新月在备战中的细致让日本国家队主帅森保一也不禁叹服,他说:“亚洲对手们实力同样在不断进步之中,无论是俱乐部和国家队比赛我都深刻感受到,所以我们得加倍努力比亚洲对手们进步得更快才行。”

随着新月夺冠,本年度各大洲的冠军全部出炉,下个月的卡塔尔世俱杯的赛程也正式确定。根据赛程安排,新月在世俱杯首战中将交手非洲冠军突尼斯希望。

在国内很多媒体中,今年的亚冠冠军是“阿尔希拉尔”。其实,这并非媒体写错,因为利雅得新月的拉丁拼写就是“Al Hilal”,希拉尔就是这个名字的音译版译名。只不过,西亚、北非球队的名字过于相似,译名音译的话很难区分清楚谁是谁。

事实上,希拉尔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就是新月,而沙特的希拉尔队主场在利雅得,因此被翻译为“利雅得新月”更好;巴勒斯坦的希拉尔队主场在耶路撒冷,因此最好翻译为“耶路撒冷新月”。类似的情况还有阿尔阿赫利(Al Ahli),阿赫利的意思是“国民”,所以主场在吉达的就是“吉达国民”、主场在迪拜的就是“迪拜国民”、主场在开罗的就是“开罗国民”。这种“国民”队,在西亚和北非不少于10支,如果都粗暴地翻译为“阿赫利”,球迷必然会一头雾水。

除了“阿赫利”与“希拉尔”,叫“伊蒂哈德”的球队也很多,在阿拉伯半岛,至少也有10支伊蒂哈德。“伊蒂哈德”的意思为“团结”“统一”或者“联合”。比如阿联酋的伊蒂哈德,主场在卡尔巴,那么名字就应该是“卡尔巴团结”或者“卡尔巴统一”;沙特阿拉伯的伊蒂哈德,主场在吉达,名字应该是“吉达团结”或者“吉达统一”。不过,按照欧洲足坛“××联”的译名习惯,显然是被翻译为“卡尔巴联”和“吉达联”更到位。

采用音译名字,其实本身无可厚非,问题在于这些西亚球队太缺乏创意,导致重名率极高,不容易被分辨出身份,反而容易造成西亚足坛“寡头垄断”的误会。在这种情况下,名字采用意译不仅好理解、易分辨,也便于被记住。当然,也不是要求所有名字都要意译,比如球队就是以地名为队名时,如萨德、艾因,那么直接就称之为“萨德队”“艾因队”就好了。

亚洲俱乐部最新排名:上港第6恒大第9 国安仅排第19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itukampu.com/,苏尔曼

近日,足球数据网站FootballDatabase公布了新一期亚洲俱乐部的排名情况。在该项榜单中,前三名与上期并无变化。韩国球队全北亚洲第一,杜海勒与利雅得新月分列二三名。

中超球队方面,上海上港与广州恒大淘宝较上期均上升一位,分列亚洲第6和亚洲第9。利雅得新月俱乐部

势头正劲的北京中赫国安位列亚洲第19,山东鲁能泰山亚洲第20,苏尔曼江苏苏宁亚洲第46。